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后梁(907年——923年),是五代的第一个朝代。唐天祐四年(907年)四月,梁王朱晃(本名朱温,唐帝赐名朱全忠)受唐哀帝李柷禅让,称帝建国,国号大梁,为与南朝梁(萧梁)相区别史称后梁,唐朝正式覆灭,中国历史 ...
后梁(907年——923年),是五代的第一个朝代。
唐天祐四年(907年)四月,梁王朱晃(本名朱温,唐帝赐名朱全忠)受唐哀帝李柷禅让,称帝建国,国号大梁,为与南朝梁(萧梁)相区别史称后梁,唐朝正式覆灭,中国历史进入五代十国时期。后梁定都开封(今河南开封),后迁都洛阳。
梁太祖朱晃原为黄巢部将,助黄巢攻占两京,后因黄巢将败,投降唐朝,被封为宣武军节度使,镇守汴州(今河南开封),于文德元年(889年)灭强敌秦宗权,占据中原,而后又东征山东诸地,称霸中原。于天祐元年(904年)挟唐昭宗迁都洛阳,后弑杀唐昭宗,控制中央。最终于天祐四年(907年)四月受唐哀帝禅让而即位,建立后梁。朱晃最后在乾化二年(912年)六月被次子朱友珪所杀,朱友珪随即又被弟弟朱友贞推翻,后梁经此内乱日趋没落,最终于后唐同光元年(923年)十月亡于宿敌唐庄宗李存勖之手。后梁疆域是五代中最小的,北部约以黄河为界,东至大海,南抵秦岭淮河,西至关中,但疆界不稳,战乱频繁。
庙号
谥号
姓名
在位时间
年号及使用时间
皇陵
肃祖
宣元皇帝
朱黯
-
-

兴极陵
敬祖
光献皇帝
朱茂琳
-
-

永安陵
宪祖
昭武皇帝
朱信
-
-

-
烈祖
文穆皇帝
朱诚
-
-

咸宁陵
太祖
神武元圣孝皇帝
朱晃(本名朱温,唐帝赐名朱全忠)
907——912
开平
907——911
宣陵
乾化
911——915
-
废帝
朱友珪
912——913
(243天)
-

末帝
朱友贞(即位后改名朱锽,贞明元年改名朱瑱)
913——923
贞明
915——921

龙德
921——923
-

军武起家
后梁开国皇帝是朱温,他于唐僖宗乾符年间投效黄巢,之后逐渐晋升为一员大将,在黄巢攻取长安建立大齐政权后,他受命抵御四面来攻的藩镇联军。唐中和二年(882年),战事越发激烈,镇守全州的朱温在得不到救援之下,遂归投了敌人:河中节度使王重荣。王重荣将情况汇报给流亡在四川的唐僖宗,唐僖宗高兴地说:“是天赐予也!”赐名全忠,授左金吾卫大将军,充任河中行营副招讨使,从此他带兵与王重荣并肩作战,每每都能取得胜利。
中和三年(883年)三月,唐僖宗再授朱全忠为宣武军节度使,暂任河中行营副招讨使。同年四月,黄巢自蓝关引兵退走,朱全忠乃率一旅之兵,历经数月,于是年7月到达汴州治所开封府(今河南开封)上任宣武军节度使。黄巢自关中撤军后,紧接着又席卷中原,原辖汴州、宋州、颍州、亳州四州之地的宣武镇,独有汴州在旧镇将坚守下幸存。朱全忠到达大梁后,治内的情况十分糟糕,可在他整修兵备、巩固城垒一番整顿下,终于又恢复秩序,稳固了硕果仅存的地盘。与此同时,黄巢因久攻陈州不下,营建了宫室准备长期围攻,刺史赵犨求援,晋王李克用和徐州留后时溥及朱全忠都应援。这年十二月,朱全忠于路上击败亳州鹿邑的黄巢守军,斩首两千余。
中和四年(884年)春,朱全忠到达陈州瓦子寨地界,合同许州镇将田从异等在此再次击败屯驻的数万大军。紧接着朱全忠领兵到达陈州治所淮阳,挥动大军猛攻,经大小战斗四十余次,终于破除了围城的黄巢军。陈州解围,赵犨亲迎朱全忠的座驾。此时,黄巢部队开始集结在陈州北部的故阳垒,准备转攻宣武镇,朱全忠遂与李克用和时溥整合兵力,预备一齐向黄巢进攻。没多久,黄巢就率军朝着宣武镇的方向进发,当他的部队在中牟北汴河王满渡口渡河时,联军猛然发动进攻,使黄巢损失惨重,黄巢本人率近卫狼狈逃到狼虎谷襄王村被时溥追兵围困,无奈自杀。经此一战,亳州由朱全忠攻取,陈州在解围后又向朱全忠归附,黄巢降将张归霸、霍存、张归厚、葛从周等人之后都跪倒在朱全忠马下,朱全忠在黄巢军中就与之相识,一一收纳了他们,这些人日后都成为朱全忠的得力干将。
后梁代唐
唐天祐四年四月十八日(907年6月1日),梁王朱全忠改名朱晃,接受唐哀帝禅让,自行称帝,国号大梁,年号开平,史称后梁。后梁疆域是五代中最小的,辖地包括今河南、山东两省,陕西、湖北大部,河北、宁夏、山西、江苏、安徽等省的一部分。除剑南王建,淮南杨行密,晋北李克用,陇西李茂贞,辽东刘仁恭不奉后梁为正统;其余的割据势力大都向后梁称臣,并接受其册封:岭南刘隐受封大彭郡王;湖南马殷受封楚王;闽南王审知受封琅琊郡王;江南钱镠受封吴越王;河北王镕受封赵王……
梁太祖朱晃当上皇帝后次年他的头号敌人李克用就病死了,其子李存勖继晋王位。李存勖继位之时,潞州已经被梁军围攻了一年有余,形势非常危急。李存勖利用梁军以为他正忙于丧事,戒备松懈之机,亲率大军,直扑潞州,打破了梁军围攻潞州而修筑的夹寨,斩梁军统帅符道昭,梁军大败,死亡万余人,委弃的资粮、军械,堆积如山。此战对梁晋两方关系都很大,如梁军获胜,等于打开了河东的门户,可以直攻晋的首府太原;如晋军获胜,不仅可以巩固河东的南境,而且向南可以威胁梁的统治中心——河南地区。朱晃听到夹寨被攻破的消息后,大惊失色,感叹地说:“生子当如李亚子,我子豚犬耳!”亚子是李存勖的小字。
然后李存勖着手整顿松弛的军纪,发展农业生产,减轻赋税,优抚孤寡,稳定内部秩序,选用人才,整军备战,使河东境内面貌焕然一新。
这一时期后梁内部却接连发生变故,义武节度使王处直、成德节度使王镕,因朱晃处心积虑地削除异己而举兵反梁,并且投靠李存勖,推其为盟主,共同反梁。朱晃听信谗言,杀死佑国节度使王重师,并诛灭全族,大将刘知俊疑惧,遂在同州举兵造反,与李茂贞联合,共同讨朱。朱晃还妒贤嫉能,借口马瘦斩杀了屡立战功的骁将邓季筠;又以违抗军令罪,处死了大将李重允、李谠;宿将氏叔琮、养子朱友恭,因参与杀害唐昭宗,朱晃为推脱罪责,将他们处斩;朱珍是其著名的战将,朱晃寻故杀之,诸将苦苦求饶,被朱晃赶出;李思安本为朱晃爱将,因故被贬后,心怀不满,也被处死。后梁内部矛盾激化,极大地削弱了实力。
开平四年(910年)十一月,朱晃派大将王景仁率大军讨伐成德王镕、义武王处直,晋王李存勖亲率大军增援。次年,两军在柏乡(今河北高邑县境内)相遇,后梁军队铠甲鲜明,缕金挂银,光彩耀日,晋军望见颇有惧意。晋大将周德威鼓励将士说:“梁军为汴州天武军,皆为市井之徒,衣甲虽鲜明,然战斗力极差,十不能挡汝一,希望大家努力作战,擒获一人,足可致富,此乃奇货,机不可失!”晋军斗志昂扬,士气大振。周德威先派小股部队袭扰梁军,待其疲惫困乏之时,全力出击,大败梁军,死尸蔽野,抛弃的军资器械不计其数。柏乡之战是梁晋争衡的转折点,此战之后,战略主动权转移到晋军一方。
乾化二年(912年),幽州刘守光(刘仁恭之子)进攻成德、义武,李存勖率大军赴援。刘守光担心不是敌手,遂向朱晃求援,朱晃为报柏乡之仇,亲率大军攻晋,号称50万大军。昼夜兼行,至下博(今河北深州),率军5万转攻蓨县(今景县)。其时晋军主力北攻幽州,南方空虚,晋在赵州(今河北赵县)的驻守军以小部队骚扰梁军,晋将李存审又派数百骑兵伪装梁军,趁夜奇袭梁太祖营寨,外加被晋军释放的梁军士兵,归来后传言李存勖亲率大军来攻,梁太祖惊惶失措,遂烧营夜遁。情急之中,迷失方向,错走了一百五十多里。河北人民对梁军的残暴非常愤恨,纷纷拿起农具袭击梁军。朱晃连吃败仗,羞愤交加,狼狈逃回汴梁,患病卧床不起。
父子相残
朱晃流氓出身,性情暴躁残忍,晚年由于战事不利,猜忌之心日重,除了肆无忌惮地杀戮外,便是纵欲宣淫。除了在宫中宣淫外,他甚至把大臣的女眷招进宫中奸污。河南尹、魏王张全义,是五代十国时期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,他在恢复中原地区的社会生产方面贡献颇大,朱晃连年征伐,所需军需物资全赖张全义支持,即使是这样的大功臣,朱晃也不放过其家属女眷。他巡幸洛阳时,住在张全义家中,将其女儿、媳妇一一奸淫。张全义诸子气愤难忍,打算杀死朱晃,被张全义苦苦劝阻。尤为荒淫的是,朱晃对自己的儿媳也不放过,无论是养子或是亲子之媳,逐一召见侍寝,公然宣淫,行同禽兽。而他的那些儿子为了争宠,甘愿献出自己妻子,而毫无羞耻之心。他们利用自己妻子入宫侍寝的机会,打听消息,争夺储位。养子朱友文之妻,貌美灵巧,深得朱晃宠爱,由于这个原因,朱晃对朱友文也非常宠爱,竟然超过了自己的亲子。
乾化二年(912年),朱晃败回汴梁,又转至洛阳,由于病势垂危,遂打算将朱友文从汴梁召来,嘱咐后事。郢王朱友珪虽是朱晃的亲子,但由于其母只是一个营妓(即军妓),故不为朱晃所喜。然而朱友珪野心很大,参与到争夺储位的斗争中来。这时他的妻子张氏正在朱晃身边陪侍,探知这个消息,并且得知朱晃要将朱友珪贬为莱州刺史,马上密告给朱友珪。朱友珪惊恐不安,顿起杀机,于是他买通禁军将校,引兵入宫,将朱晃杀死,称帝于洛阳。为了斩草除根,他派人赶到汴梁,杀死了朱友文。
朱友珪弑父篡位,引起了朱晃诸子的气愤与不满。明眼人都能看清朱友珪的处境,知其必败无疑。宰相敬翔称病不出,朱晃的养子朱友谦传檄诸道,问罪朱友珪,并以河中镇归降了晋王李存勖。后梁宿将杨师厚,素为朱晃所猜忌,这时也乘机占据魏博。朱友珪不敢得罪,只好承认既成事实,任命其为节度使。对于这样一个人物,朱友珪当然不愿轻易接受其摆布,他令杨师厚入朝商议军情,想借机铲除,以绝后患。杨师厚率精兵万人入洛,朱友珪见状哪里还敢动手,只得厚赐遣送归镇。在这场斗争中,朱友珪非但没有得利,反倒示弱于人;杨师厚更加骄横,对于朱氏诸子视若草芥。
朱晃的第三子朱友贞 [4]  也想夺取皇位,朱友珪命他杀害朱友文,他也不敢违抗,只得奉命办事。因此,朱友珪即位后,任命他为东京留守、行开封府尹、检校司徒。这时后梁的另一大臣赵岩有事来到汴梁,朱友贞设宴款待,席间言及皇位之事,朱友贞遂乘机向他请教如何取而代之。赵岩说:“此事易如反掌,成败全在杨令公(指杨师厚)一人,只要得其一言,禁军立即奉命而行。”杨师厚位高权重,禁军将士多为其部下,又占据魏博重镇,精兵猛将多在其掌握之中,所以赵岩才劝朱友贞结好于杨师厚。赵岩当时也在禁军中任职,返回洛阳后,便把与朱友贞商议的内容告诉了侍卫亲军都指挥使袁象先,得到了袁的支持。朱友贞又派心腹马慎交前往魏州见杨师厚,答应事成之后,赐给劳军钱五十万贯,并许愿杨师厚可以再兼领一个藩镇。杨师厚犹豫不决,对其部下说:“我与友珪君臣之分已定,今无故改图,别人又会怎么议论我?”马慎交劝喻说:“友珪以子弑父,天下人皆知,友贞是太祖至亲之子,仗义讨贼,名正言顺。如果一旦事成,令公又如何相处?”杨师厚醒悟,决意支持朱友贞。于是他派人入洛阳,密与赵岩、袁象先等商议举事计划。
得到杨师厚的支持后,朱友贞便放心大胆地行动起来。在此之前,龙骧军的一个军官在怀州反叛,搜捕其同党的行动四处进行,朱友贞派人潜入其军中恐吓道:“友珪因为龙骧军曾经发生过叛乱,此次把你们召到洛阳,将要全部坑杀。”当时左右龙骧军驻扎在汴梁,朱友贞伪造友珪诏书,调其入洛阳,然后借机威吓龙骧军起事。龙骧军将校闻知这个消息,非常惊恐,纷纷到朱友贞处,向他请教逃生之路。朱友贞乘机煽动他们起兵诛杀友珪,诸将校也表示愿意拥戴友贞。朱友贞掌握了龙骧军的兵权后,马上派人密告赵岩、袁象先,于是赵、袁等人率禁军突入宫中,朱友珪自杀,然后拥立朱友贞在汴梁称帝,即梁末帝,改名朱锽。
末帝殉国
由于朱锽是依靠禁军将校的拥戴当上皇帝的,所以即位之后,大肆赏赐,花费了巨额钱财。加之连年征战,军费开支浩大,使后梁财政日趋紧张。为了满足需要,朱锽任用贪官污吏搜刮民财,致使社会矛盾骤然激化。
杨师厚倚仗其拥立之功,更加骄矜不法,目无君主。梁末帝惧怕其势大,朝中事务无论巨细,皆先咨询后而施行,杨师厚俨然成了后梁的太上皇。好在杨师厚毕竟年高,不久就病死了。梁末帝得知消息后,如释重负,在宫中设宴庆贺。
但是杨师厚所在的魏博镇仍然是一个很大的威胁,魏博兵多将广,勇悍善战,地理位置又靠近汴梁,如果这一威胁不解除,梁末帝仍然难以安生。于是其亲信赵岩献计,不如趁其军中无主,将魏博一分为二,可以达到削弱其强势地位的目的。梁末帝听从其计,下诏将魏博分为天雄、昭德两镇,其府库将士对半而分。又恐魏博将士不服,遂派大将刘鄩率大军六万渡过黄河,逼近魏州,准备弹压。
魏博将士不愿背井离乡,聚众哗变,他们纵火大掠,劫持了新任节度使贺德伦,请降于晋。李存勖喜出望外,亲率军队到魏州,接收了军政大权。这一变化对晋来说,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不仅一举占据了魏博这一军事重镇,直接威胁到后梁的统治中心汴梁,而且获得了魏博的久战精兵,李存勖的军事实力大大地增强了,尤其魏博银枪效节军的获得,意义更大,这支军队战斗力勇悍异常,李存勖收其为亲军,后来在灭亡后梁的战争中出力甚大。李存勖乃亲征出兵太行黄泽岭(今山西左权东南),又袭德州(今属山东)、澶州,梁军连战皆败。
梁末帝当然不甘心魏博就此失去,催促刘迅速进军,收复魏博。刘是后梁诸将中非常杰出的将领,多谋善断,用兵诡诈。他自知晋军兵力强大,不能正面硬拼,于是派军队间道袭击太原,妄图调动晋军主力回救,然后再攻取魏博。李存勖洞察其谋,结果没有得逞,只好退屯莘县,闭营不出。梁末帝连诏催其出战,刘因军粮不足,请求每人发给十斛粮,才可进行反攻。梁末帝大怒,下诏严责,又派人督战。刘无奈,只好勉强进兵,结果大败而回。从此,刘坚壁不战,以避晋军锋芒。
贞明二年(916年),李存勖为了引诱梁军出战,留大将李存进驻守原处,扬言自己返回太原。梁末帝闻言,又一次催促刘进兵魏州,并且说:“社稷存亡,全系此战,望将军勉之!”刘只好再次进兵,在故元城(今河北大名东)西与晋军遭遇,梁军大败,仅步兵被歼的就达七万之众。这时派去袭击太原的梁军在城内守军与城外援军的夹击下,也大败溃退。晋军还乘胜进击,连下邢、洺等州,从而使河北之地尽数归于晋,与后梁形成夹河(黄河)对峙的局面。围绕着争夺魏博镇的这场战争,以晋军全胜后梁彻底失败而宣告结束,梁末帝得知战败的消息后,哀叹说:“吾大事去矣!”
这一时期后梁皇室内部的矛盾也趋激化,朱氏诸子互相猜忌,时刻想发动宫廷政变,以夺取皇位。贞明元年,梁末帝朱锽复改名朱瑱,其张贤妃死亡,临出葬的前一夜,梁末帝之弟康王朱友孜遣心腹之人潜入寝宫,谋刺梁末帝,事泄被杀。此后梁末帝更加疏远宗室兄弟,宠信赵岩及德妃兄弟张汉鼎、张汉杰等人,他们均居近密之职,军国大事,多与他们商议,每次出兵也一定派这些人前往监军。而赵岩等人也倚仗权势,卖官鬻爵,离间将相,搞得朝中乌烟瘴气,人心涣散。老臣敬翔、李振等虽居相位,所言多不见用。李振干脆称病不出,不问政事,以避赵、张祸害。自此后梁政事更加混乱,直至灭亡。
贞明四年(918年)八月,李存勖从魏州举兵南下,想要灭梁,与梁军相持于濮州一带。十二月下旬,晋军至胡柳陂(今濮阳西南),贺瑰率梁军跟踪而至,两军激战,梁军骑军王彦章败,西逃时冲散了晋军的西线部队,晋名将周德威战死。晋将李嗣昭、王建及率骑兵冲击梁步兵,梁军惨败,伤亡近3万。但晋军也因此战元气大伤,梁晋战争沉寂了一段时期。
龙德元年(921年)春,李存勖正拟称帝之际,镇州王镕为部下张文礼所杀。张文礼勾结后梁与契丹。晋军进围镇州时,梁军袭击晋军,却反为晋军所败,死伤2万多人。
龙德三年(923年)四月,李存勖正式称帝,国号唐,史称后唐。后梁开始处于劣势,后梁龙德三年、后唐同光元年(923年)闰四月末,唐军乘梁军西攻泽州(今山西晋城),派大将李嗣源率骑5000袭郓州(今山东东平),次日清晨占之。后梁启用王彦章为帅,段凝为副帅,调集精兵10万北讨后唐。唐庄宗亲自率军与梁军苦战于杨刘(今东阿)。后王彦章兵败中都县(今山东汶上)被俘斩。同年11月19日,李嗣源的部队逼近开封。梁末帝朱瑱的臣子纷纷逃离,连传国玉玺也被部下偷走给李嗣源当了见面礼,守兵也有不少开了小差,朱瑱众叛亲离,束手无策,急得日夜哭泣。戊寅日,他对身旁的都指挥使皇甫麟说:“姓李的是我们大梁的世仇,我不能投降他们,与其等着让他们来杀,还不如由你先将我杀了吧。”皇甫麟忙说:“臣下只能替皇上效命,怎么能动手伤害皇上呢!”朱瑱说:“你不肯杀我,难道是准备将我出卖给姓李的吗?”皇甫麟拔出佩剑,想自杀以明心迹。朱瑱说:“我和你一起死。”说着,握住皇甫麟手中的剑柄,横剑往自己颈项一挥,血流如注,倒地死去。皇甫麟也哭着自刎而死。

鲜花
查看: 150| 收藏 分享 邀请

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

蜀ICP备2021030633号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