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后晋(936——947)是五代第三个政权,从后唐清泰三年(936年,契丹天显11年)11月石敬瑭受契丹册封为帝,到契丹于后晋开运四年(947年,契丹会同十年)灭后晋,一共经历了两帝,12年,初定都洛阳,后迁都开封。清泰 ...
后晋(936——947)是五代第三个政权,从后唐清泰三年(936年,契丹天显11年)11月石敬瑭受契丹册封为帝,到契丹于后晋开运四年(947年,契丹会同十年)灭后晋,一共经历了两帝,12年,初定都洛阳,后迁都开封
清泰三年(公元936年)夏,太原留守、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,认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为父,并以幽云十六州为代价,在契丹扶持下于太原登基称帝,国号为晋,史称后晋。不久攻入洛阳,灭后唐,石敬瑭割地称儿的做法受到许多人的反对,包括他自己过去的亲信。这也为后来后晋的灭亡埋下了隐患。石敬瑭死时,立侄石重贵为继承人。登基后,石重贵决定渐渐脱离对契丹的依附,他首先宣称对耶律德光称孙,但不称臣。天福九年(944年,契丹会同七年)契丹伐晋,双方在澶州(今河南濮阳南)交战,互有胜负。开运二年(945年,契丹会同八年)契丹再次南征,石重贵亲征,再次打败契丹。开运四年(947年,契丹会同十年),契丹第三次南下,后晋重臣杜重威降契丹,这样后晋的主力就丧失了。石重贵被迫投降,全家被俘虏到契丹。后晋覆灭。后晋亡后,河东节度使北平王刘知远在太原称帝,建立后汉。
后晋盛时疆域约为今河南、山东两省,山西、陕西的大部,河北、宁夏、湖北、江苏、安徽的一部分。

高祖建国
后晋高祖石敬瑭是沙陀人,家世贫寒,连姓氏也没有,至于石姓,也不知其来源。石敬瑭的父亲早年跟从李克用征伐,以功授洺州刺史。石敬瑭为人沉默寡言,稳重沉厚,李嗣源爱之,遂将女儿嫁给了他。 
由于这个原因,使他得以在李嗣源帐下为将。李嗣源称帝后,历任保义、宣武节度使、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,李嗣源晚年转任河东节度使。唐明宗李嗣源死后,后唐发生了巨变,儿子李从厚刚继位,养子李从珂就发动了兵变,领兵杀向洛阳。李从珂召石敬瑭赶来洛阳商议军国大事,石敬瑭在路上遇到从洛阳逃出来的唐闵帝李从厚,将唐闵帝的随从全都杀死,然后把唐闵帝幽禁起来,去向李从珂请功,最后李从珂派人杀害唐闵帝。

李从珂继位以后,将石敬瑭当成最大的威胁,想尽办法要将他调离河东这块兴王之地。石敬瑭认为我不兴乱,朝廷发之,安能束手于道路?遂决意谋反。大将刘知远,掌书记桑维翰也有此意。于是,石敬瑭上表指责唐末帝李从珂是唐明宗养子,不应承祀,要求让位于许王李从益(明宗四子)。唐末帝撕裂其表,削其官爵,并以建雄节度使张敬达为太原四面招讨使,将兵三万筑长围以攻太原。
石敬瑭在河东的兵力不足以抵挡后唐的进攻,因此石敬瑭决定求助于契丹。作为条件,他同意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,并对辽太宗耶律德光自称“儿”。于是,辽太宗决定帮助石敬瑭。但后唐君臣对契丹的来援却毫无戒备,没有及早截断雁门诸通道,致使辽太宗所率的军队顺利度过险要,进抵太原,大败后唐军队,将后唐五万大军包围于晋安寨。被围于晋安寨的后唐军队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军心已乱,副使杨光远、大将安审琦劝主帅张敬达投降,遭到拒绝,索性将他杀害,举全军投降了石敬瑭。辽太宗作册书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,改元天福,辽太宗自解衣冠授之。石敬瑭遂即位于柳林(今山西太原市东南),即晋高祖。不久晋高祖石敬瑭攻入洛阳,唐末帝自焚,后唐灭亡。天福二年(937年,契丹天显十二年)晋高祖将都城迁到开封。
晋高祖依靠契丹自藩帅而夺得帝位,所以每年除了向契丹贡奉大量的财物外,吉凶庆吊,从未遗忘,使者相望于道,奉表称臣,称辽太宗为父皇帝,其实他比耶律德光还要大九岁,契丹太后、太弟、诸王、元帅以及重要大臣韩延徽等,也都有贿赂相送。每有契丹使者至,必于别殿拜受诏敕,契丹使者小不如意,多出不逊之语。对于这一切晋高祖都忍受下来了,但朝野上下咸以为耻,有的大臣也因此而拒绝出使契丹。如兵部尚书王权就是如此,晋高祖派他出使契丹,向辽太宗献徽号,王权耻于向辽太宗跪拜,宁愿丢官,也不愿充使。
出帝亡国
晋高祖石敬瑭病逝后其侄石重贵继位,即晋出帝。石重贵的亲生父亲石敬儒是石敬瑭的兄长,早年在唐庄宗部下为将,早死,所以被石敬瑭收养为子。由于晋高祖的五个儿子早死,而石重睿年纪尚幼,所以只好立石重贵为太子。
晋出帝石重贵虽然当上了皇帝,朝中大权却由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掌控。景延广无勇无谋,却狂妄自大,目空一切,不可一世。他自掌权以来,改变了之前晋高祖对契丹的政策,拘禁其使者,杀害契丹商人,抢夺其货物。晋出帝对契丹称孙不称臣,引起契丹的不满,战争一触即发。景延广不做好战争准备,却口出狂言,声称“晋朝有十万口横磨剑,翁若要战则早来,他日不禁孙子,则取天下笑,当成后悔矣!”辽太宗耶律德光闻言大怒,连年进兵侵扰中原。而后晋王朝内部也有不少军阀也想乘乱夺取皇位,唯恐天下不乱,如晋高祖的儿女亲家杨光远,原后晋大将赵延寿、北面都招讨使杜重威、李守贞等,无不是此类人物。在契丹与后晋的战争中,幸赖广大军民的拼死奋战,才使契丹军屡次受挫而退,有时还败得很惨。

开运二年(945年,契丹会同八年)初,契丹又一次南下入侵,又是赵延寿为先锋。晋出帝本想亲征,但由于患病,就先派张从恩、马全节等人领兵分路北上抵御契丹军队。开始朝廷畏惧契丹的声势,让军队后撤,没想到引起了各军的恐慌,导致部队混乱无法整顿。 到三月一日,后晋几万兵马集中,列阵于相州(今河南安阳)安阳水以南,皇甫遇和濮州刺史慕容彦超率领数千骑兵侦察前进。与契丹兵数万人遭遇于漳水,皇甫遇领兵边战边退,然后再与契丹兵决战,皇甫遇的战马死于战场,就和敌人步战,皇甫遇的随从杜知敏把他的马给了皇甫遇,皇甫遇就又骑马冲进敌阵。终于遏制了契丹军的攻势,这时,皇甫遇见杜知敏已经被契丹兵俘虏,就对慕容彦超说:“杜知敏是个义勇之人,我们不能丢下不管。”于是两人又冲入敌阵,将杜知敏救了回来。这时,契丹军队又有大股冲上来,两位勇将决心以死报国,率领晋军又和敌人厮杀起来。 驻守安阳的晋军主力见皇甫遇到傍晚还没有返回,就知道肯定遇上了契丹兵。安审琦要去救援,张从恩却畏敌不前,安审琦就自己领兵去了。契丹兵见有晋军来救,马上撤走了。皇甫遇和慕容彦超这才得以安全返回。契丹兵知道晋军主力到达后也恐慌得向北退去。而张从恩却更害怕,不等和众将商议好就擅自领兵南下了,这又一次造成自己队伍的混乱。不久,晋出帝亲自出征,进到滑州(今河南滑县),又督促各路军队北进。到四月二十三日,都招讨使杜重威在定州集结各军,接着北进攻下泰州(今河北保定),五月二日又占领了满城(今河北满城),并俘虏了契丹一个酋长和士兵二千人。这时,契丹的降将说辽太宗又领兵八万再次南下,杜重威非常恐慌,五月四日退守到泰州固守。五月七日又向南撤退,契丹兵尾随而至。晋军退到阳城(今河北安国东南)后就开始反击,将契丹军赶得向北逃窜。但晋军继续南撤时,契丹军又以重兵压过来。五月十一日,晋军到达了白团卫村,埋设鹿砦扎下营房。契丹兵则将晋军重重包围,还派部队截断了后晋的粮道。到傍晚的时候,东北风大起,有的树都被刮断了。士兵们渴得要命,就在营中挖井取水,但每次刚要出水时井却塌了。士兵们只好用绸布包上泥土,然后绞出水来喝,但仍解不了渴。天亮的时候,东北风更大了。辽太宗对部下说:“晋军就是这么多了,要全部歼灭他们,然后就可以乘胜直取他们的首都了。”他命令士兵下马,拔掉鹿砦冲入晋军大营,用短兵器攻击晋军,又顺风放火扬尘助其声势。 晋朝将士都很气愤,大声喊道:“都招讨使为什么还不下令反击,让我们束手待毙!”众将都要求出战,杜重威却说:“等风势稍微缓和一点,我们再看情况决定。”李守贞反对说:“现在敌众我寡,但在风沙弥漫当中,敌人无法了解我们的兵力虚实,只要勇猛冲杀就可以战胜敌人,这场大风沙就是来帮助我们的啊!如果等到风沙停止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被敌人全歼了。”见杜重威仍然犹豫不决,李守贞便对众将士大声喊道:“我们大家一起出战杀敌!”然后他又对杜重威说:“令公您善于防御,守贞就率领主力和敌人决战了!”骑兵将领们也对形势有分歧,在张彦泽询问大家计策时,多数人都认为应该等风停了再出击,而药元福却说:“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极度饥渴,如果再等到风停,那我们恐怕就已经成了敌人的俘虏了。现在敌人以为我们不能顶风作战,所以更应该出其不意地攻击敌人,这就是兵家常用的欺诈之术啊。”符彦卿也说:“与其束手就擒,不如以身殉国!”于是大家齐心合力一起出击,迫使契丹兵后退数百步。这时,符彦卿等人对李守贞说:“现在我们是率领部队往来迷惑敌人呢?还是继续攻击敌人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呢?”李守贞说:“形势到了这种地步,怎么能再回转马头呢!要长驱直入取得全胜啊!”符彦卿等将领纵马飞驰而去,这时风势更大了,天昏暗得几乎和黑夜一样。众将率领万余骑兵向着契丹横扫过去,喊杀声惊天动地,在晋军将士出其不意的全力反击下,契丹兵的攻势被彻底摧垮,被杀得大败而去,兵败如山倒。李守贞也命令士兵拔掉鹿砦,步骑兵一起进击契丹军队,一直向北追击了二十里。契丹兵因为是下马攻击晋军,在这突然袭击面前来不及上马迎战,丢在战场上的战马和其他装备遍地都是。这一仗,晋朝取得了最后的胜利。 契丹军队退到阳城东南的河边,散兵稍微聚集起来。杜重威说:“敌人已经被我们打得吓破了胆,不能让他们重新聚集列阵。!”于是又派精锐骑兵前去攻击,契丹兵纷纷渡河而去。辽太宗在北逃时也很狼狈,原来乘车跑,跑了有十几里,看后晋兵追得急,就赶忙换了一匹骆驼骑上,挥鞭急逃。众将要求继续追杀敌人,杜重威这时却胆怯起来,说:“碰上了强盗,幸好保命不死,还去追他要什么衣服钱袋。”李守贞这时也和杜重威一样,但他的借口看起来还合理一些,他说:“这两日来我们人马都渴得要命,现在刚刚喝饱了水,行动缓慢,很难追上拼命逃跑的敌人,不如就这样全胜而回。”于是退回到定州。
这仗靠将士的顽强抵抗才取得全胜,契丹兵损失惨重,气得辽太宗回去后把许多将领打了几百杖。但一次胜利并不能使后晋的整个形势好转,这次胜利竟是后晋的一次回光返照。
开运三年(946年,契丹会同九年),辽太宗再次征讨后晋。他指示降将赵延寿与瀛州刺史诈降,送假情报给后晋。晋出帝不辨真假,急于成功,遂匆忙命杜重威为统帅,统领大军北上抗击。杜重威此次出征有个人打算,他想效仿晋高祖。所以借口此次出战深入敌境,必然要有强大的兵力才能保证成功。晋出帝只好给他增兵,致使禁军皆归其麾下,京师空虚。杜重威到前线后,每日置酒作乐,不议军事,只知一味地向晋廷要求增兵运粮。晋军兵多将广,实力强于对方,由于主帅没有任何作为,反被敌军截断粮道,形势极为不利。杜重威正想使晋军处于危险境地,以便受其裹胁投降契丹。他与副帅李守贞商议,派人与契丹联系请降。辽太宗虽然包围了晋军,但晋军毕竟人多势众,且战斗力较强,欲想获得全胜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当他得知杜重威率军投降的消息后,大喜过望,马上许愿事成后立他为帝。于是杜重威招集诸将,伏甲于营中,宣布投降契丹,诸将中虽有不愿意者,但在刀剑的威胁下,也只好连署降表。当杜重威向全军宣布投降的消息后,全军恸哭,震天动地。
杜重威投降后,辽太宗让他穿上赭黄袍,由于他早已许立赵延寿为帝,于是也让延寿同样穿上赭黄袍,将两个卖国贼玩弄于股掌之上,而实际上根本无意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当皇帝。这一回他本人要过过中原皇帝的瘾。
由于晋军主力已经投降契丹,所以辽太宗很快进入了汴梁,俘获了晋出帝及其全家,将他们迁往契丹境内的建州(今辽宁朝阳境内)居住。据辽宁博物馆收藏的《晋出帝石重贵墓志铭》记载,晋出帝北迁后崩于辽保宁六年(974年)。辽太宗在汴梁的后晋皇宫中称帝,改国号为大辽。由于契丹军队在中原到处烧杀抢掠,美其名曰“打草谷”,激起了中原人民的反抗。他们聚集起来,多者数万人,少者不减千百,到处打击契丹军队,杀戮契丹派来的官吏。辽太宗无力维持其在中原的统治,只好匆忙立唐明宗之子许王李从益为帝,然后率军北撤,途中一病而亡。后晋共历二帝,统治了11年。

鲜花
查看: 117| 收藏 分享 邀请

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

蜀ICP备2021030633号
返回顶部